在韩国 游戏不仅仅是娱乐

据媒体报道,韩国在2019年12月7日正式通过了一项名为《代理游戏处罚法》的修正案。该法案表示,任何扰乱游戏正常进程或通过赚取积分等手段来获利的行为都将成为违法行为。

在韩国 游戏不仅仅是娱乐

此法案规定,以游戏管理者(游戏公司)不承认的方法,获得游戏的分数和成果等代替游戏的行为,都将被归到处罚的范围中。一旦违反相关规定,将处以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200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

该条法案不仅对专门从事游戏代练的人生效,还会对在门户网站上公然发布代练广告的网站进行制裁。

是“管太宽”还是有“保障”

尽管这项法案仅在韩国生效,但仍然引起了国内网友的热烈讨论。毕竟游戏代练在国内的游戏环境中早已屡见不鲜。就对我们普通玩家而言,就算你没有通过代练获利,也多多少少帮朋友上过分。

就这样一件看上去稀松平常的事,却在另一个国家成为了一项会获刑的违法活动,多少都会对大家认知产生一定的冲击, 大部分玩家的第一反应还是“这都要管?!”

在大部分玩家的心中,游戏基本和娱乐划等号。既然是娱乐,那无论是打小号虐菜也好,帮别人上分也好,自然是乐意怎么玩就怎么玩。

也许大家对制作销售游戏外挂这一行为入刑还能接受,但只是帮人玩个游戏就可能坐牢两年,大部分人还是直呼没必要,纷纷表示太严厉,“有点过了”。

虽然这项新法案看上去过于严厉,但也不乏支持者。毕竟在法律的威慑下,“韩服的竞技游戏环境至少有个保障”。

无论玩家支持与否,代练入刑都表现出了韩国的态度,游戏,尤其是竞技游戏,在韩国绝不仅仅是一项娱乐这么简单。

韩国对于电竞为何要求如此严格

对待竞技类游戏,韩国的态度始终是严肃的,这在2010年韩国电竞“假赛门”中就可以看出端倪。

在当年一场关注度颇高的韩国《星际争霸》比赛中,有选手被曝出参与了外围博彩,从而打假赛故意输掉对局。最终经过调查,有九名选手涉案。对于这些涉案选手的处理,远不是终身禁赛罚款这么简单。他们还被韩国检察院以欺诈、妨碍公务罪起诉,最终获刑入狱。还有一名军队选手直接被交给军队检察院处理。

在韩国 游戏不仅仅是娱乐

这种处罚在今天看来仍然显得过于严格。这种格外的严格,追溯其个中缘由也许还要追溯至1997年的亚洲经济危机。

在这场金融风暴的波及下,韩国1998年GDP增长倒退5.8%,韩元大幅贬值50%,股市暴跌70%以上。在这次教训下,韩国发现了以出口为主的经济产业结构存在严重的问题,受世界经济环境变化的影响过大。

为了调整产业结构,韩国将电影电视产业、游戏动漫产业视为转型的方向,大力扶持其发展。彼时正值《星际争霸》发行,这款游戏因为成了大量韩国失业人员消遣的工具而流行起来。得益于游戏的人气,相关的比赛节目也有着相当高的收视率。

在韩国 游戏不仅仅是娱乐

再加上韩国在当时的《星际争霸》项目中屡屡斩获冠军,带来了巨大的民族荣誉感。这种偶然的历史机遇成就了如今高度发达的韩国电竞。

截止04年,电竞产业在韩国的年产值约为40亿美元,其相关产业链的价值甚至超过了韩国的汽车行业。在当时,韩国人民甚至将《星际争霸》与围棋、足球等竞技项目并称为三大国技。到了现在,电竞已经发展成了韩国一项重要的产业,优秀的电竞选手甚至可以享受免服兵役这种顶级明星也享受不到的待遇。

因此,他们从不把电竞和网络游戏混为一谈,对于我们而言,那些代练上分的人仅仅只是游戏代练,但对于韩国而言,他们则是电竞产业生态破坏者。这也就很好理解为什么“代练入刑”法案能在韩国得以通过,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韩国政府从未把电竞简单的当成游戏看待,而是将其视为一项重要的产业。

而代练显然是这项产业发展的搅局者。

确保更健康的电竞生态

尽管我们会觉得“代练入刑”过分,但对代练行为本身仍然会感到深恶痛绝。

一个实力强劲的代练玩家跑到低分段去“炸鱼”,对一场竞技游戏的体验有着毁灭性的影响,不仅敌方玩家会因为不停被虐而变得极度丧气,己方队友也会因为代练实力太强而变得无足轻重,最后游戏变成了代练的个人秀场,另外的玩家则全成了观众。

另一方面,花钱请了代练的玩家段位上去了,实力却没上去。在不属于自己的段位里进行游戏,无疑又将成为拖累队友的累赘。

这种对游戏环境造成的双向不良影响是很多人离开一款电竞游戏的原因。以《英雄联盟》为例,国服的高分段甚至还有“剧组”“演员”的存在,直接通过操纵一场比赛的胜负来谋取不当利益。

这种通过扰乱游戏环境来谋取利益的行为一直是影响竞技游戏发展的毒瘤,随着从业人员越来越多,电竞的公平性也越来越得不到保证。因此,游戏公司不得不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尽可能的维持游戏的公平性,但这些花费掉的资源却并不能从根本上阻止这一行为,有利益的地方总是会不断涌进人潮, 毕竟从企业角度去遏制商业行为,总是充满无能为力的无奈。

“大多数热门游戏都因专业游戏代练而苦恼,游戏代练不仅给游戏公司带来巨大损失,还让电子竞技的生态系统出现很大的问题,游戏公司需要处理大量破坏游戏的行为。如今通过的修正案对于建立一个健康的电竞生态系统有很大帮助。”确保更健康的电竞生态也是韩国议员李东燮提出这项法案的主要原因。

在韩国 游戏不仅仅是娱乐

如今直接直接将代练行为入刑,不是韩国公民的我们很难客观的去评判是否矫枉过正,但这无疑表明了韩国政府如今已经彻底将电竞与网络游戏剥离开来,将以更严肃的态度去对待这一产业。

结语

由于国情的差异,“代练入刑”这一在我国看上去显得不可思议的法律在韩国已经名正言顺的通过,将在明年六月正式实施,对此,仍有不少网友认为这一法案毫无必要。而且,韩服游戏虽然封禁境外IP,但中国玩家仍然有办法登录韩服游戏。

因此有人质疑“你管的了国内,能管的了国外吗?”也有人表示“难道我自己玩个小号,还要被判刑吗?”但就从韩国严格的网络游戏实名制来看,这些问题都不难解决。每一个账号都对应一个独立的身份证与韩国手机号。只要发现玩家游戏行为出现问题,追根溯源并不是难事。

以韩国目前整肃电竞环境的决心来看,那些出售韩服账号的号贩子们恐怕将要面临新的风险。